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浏览新闻
纸业风云录:往事并不如烟
作者:管理员 发布:2011-9-28 浏览次数:
2009年,注定是一个载入新中国历史的年份,建国60年的契机,不但凝聚了全国人民的心气,更为所有人提供了集中回顾历史的机会。30年的改革开放、60年的新中国史乃至100年的沧桑巨变,回望的视野不断被拉长。而在这其中,造纸业作为整个发展史中的一个配角,却可以将目光放回到更远的东汉,湖南人蔡伦创造了令人骄傲的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这之后,造纸业如同一朵浪花,伴随中国历史的大浪走过了近2000年的时间。 

而今天,当我们回顾中国造纸业的发展,惊喜地发现这朵1000多年来始终不见壮大的浪花,在刚刚过去的30年里,已经发展成为真正的浪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造纸业成为1958年“大跃进”时“赶英超美”狂想中较早实现的行业之一。而这一阶段的耗时之短,也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功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同时也证明一旦体制的枷锁被打破,中国人的进步将是极其迅速和不可阻挡的。 

产量、消费量、品种、企业、技术、装备,无数的成就在数据的支撑下呈现在我们面前,这个曾经令中华民族为之骄傲,也曾经令众多国人谈之色变的行业,如今已经真正成长为新中国经济发展中不可忽视的一支重要力量。乍一看,这股力量的发力只有30年的历史,但是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他们来自更遥远的时期,并非一夜之间出现的“空中楼阁”。一些这个行业中老人的身影将在下面的阐述中时隐时现,他们将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新中国造纸业60年的轮回与涅槃。 

2008年的经济危机,给了中国与世界拉近距离,重新起跑的机会。造纸行业也将在迎来顶峰和拐点后,继续向前探索发展。而这之后,前景是否广阔道路是否曲折我们都难以准确预测,孙中山先生临终前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以及毛泽东主席在进北京之前的“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都预示了历史赋予中国造纸人的使命还远远没有完成。 

前面所讲述的历史与经验,我们更倾向于总结教训而不是肯定成绩,因为太多的失败告诉我们中国造纸业的发展不能再走回头路,重蹈覆辙只能带来灭亡,而我们期待的也将是涅槃重生后,凤凰坚定地展翅高飞…… 

1949年前的造纸工业 

正如前面所讲的,造纸术在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105年,蔡伦用树皮、麻头、鱼网等植物原料,经过挫、捣、抄、烘等工艺制造的纸,即现代纸的渊源。而我们对新中国造纸工业发展的回顾,也将从解放前说起。 

       

余贻骥                                                            问津 

1919~1949年,中国的造纸业有了新的发展。其中1919年至1937年是机器造纸业发展较快的时期,全国兴建了数十个机器造纸厂,已能生产数种品类的纸张,一批从海外归来的学习西方造纸技术的留学生为中国造纸业和造纸技术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解放前,中国造纸行业的格局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即解放战争时期,国民政府在东北地区和台湾省接收的日本侵略者遗留下来的一批规模较大的纸浆厂和造纸厂,但由于国民党统治的腐败以及内战爆发,这部分企业并未得到应有的发展;由商人兴办的私营造纸厂,以江南地区尤其是上海的企业为主;由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根据地开办的军队手工纸厂。这些也直接构成了解放后中国造纸工业的基础。当时这些厂大多设计年产能不超过1万吨,以生产文化用纸、卷烟纸、粗糙钞票纸为主,主要用来满足当时的社会需要。 

1946年8月,结束了3年留美求学的余贻骥与几位同学一道辗转回国,开始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纸业生涯。一直到解放前,他先后在国民政府主管的辽宁制浆造纸公司下属的鸭绿江纸厂、安东纸厂、辽阳纸板厂、营口纸厂以及台湾省的台纸公司等考察或工作过,并在1948年担任天津造纸公司第二厂厂长时,亲历了天津的解放。 

同样是1946年,林尚惠进入上海江南造纸厂工作,成为了这家当时号称国内私营纸厂第一号的一名技术人员。在这家私营造纸厂的学习为他后来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为了突破国民党的封锁,在革命根据地建立了几个以生产钞票纸为主的手工造纸厂。问津所在的华中造纸厂就是这样一家“红色纸厂”,这段经历也为他以后50年的造纸人生掀开了篇章。 

1949~1958年的造纸工业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经历战争的国家满目苍夷、百废待兴,造纸业作为关系民生大计的重要行业也迎来了久违的发展机遇。 

解放初期,东北造纸基地普遍存在技术人员奇缺、生产难以进行的局面,大部分技术岗位尤其是关键技术的人员仍然为战后留下的日本人,而中国当地的工人文化层次很低,只能承担简单而具体的体力工作。为了尽快恢复生产以及实现工厂的全部中国化生产和管理,国家从全国各地抽调造纸专业技术人才和刚刚毕业的学生进入东北各纸厂工作,1950年,38岁的余贻骥由天津造纸总厂调入东北造纸公司,分配到吉林石岘造纸厂;22岁的胡清泉1949年经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上海招聘团招聘到东北并分配到吉林造纸厂;20岁的顾民达在1950年经东北人民政府上海和江苏招聘团招聘并分配到东北开山屯造纸厂。在这之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中国技术人员就取代了日本人掌握的总工程师、总设计师、总机械师以及各车间工程师的岗位。在1953年,留守东北的日本技术人员几乎全部被遣送回国。 

1949~1958年,国内造纸企业的经营发展,基本上是学习前苏联的生产技术和计划管理体制。尽管计划经济的体制限制了发展,在当时非常落后与不稳定的情况下,这样的学习与模仿对脆弱的经济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与支撑作用。 

解放初期,前苏联承担了156项援建中国的项目,其中有一项制浆造纸企业的项目,根据当时苏联专家的建议,希望我国能在黑龙江上游新建一个利用东北的森林资源为原料的大型制浆造纸厂。余贻骥和杨伯钧就作为厂址考察员之一在黑龙江畔的多个地区进行考察,但考察队提出了在松花江畔选址的可能,他们的这一建议也最终获得了认可。1952年,在中国纸业发展史上留下多项荣誉和纪录的佳木斯纸厂,在苏联的帮助下在松花江?畔的佳木斯市开始筹建,并于1957年成功投产。也是在此时,天津北洋大学毕业的28岁的胡宗渊由天津造纸总厂调到佳木斯纸厂工作。